6080无码毛片免费

    <object id="pzvfi"><strong id="pzvfi"></strong></object>
      <p id="pzvfi"></p>
        <table id="pzvfi"></table>
        1. <pre id="pzvfi"></pre>
          <p id="pzvfi"></p>
        2. <table id="pzvfi"><option id="pzvfi"></option></table>
          <p id="pzvfi"><strong id="pzvfi"><xmp id="pzvfi"></xmp></strong></p>
          中醫熱門: 夏季養生 中醫望診 中醫聞診 中草藥大全 減肥秘方 中醫針灸減肥 中醫問診 中醫切診 中醫養生雜談 望五官知五臟 痔瘡偏方 中醫十問歌
          資訊 > 行業動態 > 正文

          醫療行業關鍵在人才 戴放大鏡尋找投資機會

          來源:投資界

          請記住中醫通的網址:www.arleenssite.com

          近幾年來,醫療健康行業日漸受到VC/PE機構的追捧。據清科數據庫統計,中國醫療健康產業自2006年至2011年共披露478起VC/PE投資案例,共涉及金額83.99億美元。從年度變化的趨勢來看,2009年以來投資案例數與金額年年走高。與大多數全方位布局的風投不同,NEA一直重點關注醫療健康行業,投資占比早已達40%,正所謂“規模為王”。

          2011年,盡管全球及中國市場環境都呈現出很多不確定性,但NEA全球合伙人、中國董事總經理蔣曉冬認為NEA業績表現依舊不錯。他介紹,NEA 2011年在中國共投資4000萬美元,包括三個項目,一個是與北京大學/北京市腫瘤醫院聯合投資的腫瘤醫院,另外兩個都在TMT領域。

          退出方面,蔣曉冬透露,NEA去年實現了1.2億美元的退出,都是通過并購。一個是通過上海醫療并購中信醫藥,另一個是美國運通(American Express)對NEA投資的一家手機支付公司作出戰略投資。

          醫療行業發展關鍵在人才密切關注醫改節奏和脈絡   自2009年開展新醫改以來,至今已進入第四個年頭,中國的醫藥體制進入了深化改革的攻堅階段,民營資本進醫院以及新36條的頒布都對行業的多元化發展起到了很好地推動作用。

          新醫改政策與NEA的投資策略與之密不可分。雖然一直專注醫療健康行業,但在細分領域里,NEA的投資方向是有先后之分的。蔣曉冬提到,與TMT領域不同,醫療健康行業是一個高度監管的行業,任何一個領域都離不開政策導向。

          據介紹,從2009年醫改至今,國家政策引導的領域先后是醫藥、醫療、醫保。“我們也是按照這個順序走的,2008年先投資中信醫藥,這是一家醫藥企業,屬于醫藥里的消費流通環節。之后投資了藥廠、醫療器械。從2010年開始我們投資了醫療服務領域,這和政策環境的變化和松動有關。而且,今年有提速的趨勢。”蔣曉冬稱。

          蔣曉冬認為,投資太早或太晚都不好。過去兩年特別是2012年以來,國務院和衛生部的一些新政里面提出一些以前不存在的機會。“NEA一般會提前半年至一年做準備,不能提前太多,沒有意義。”蔣曉冬稱。   蔣曉冬表示看好醫藥行業細分領域的發展,一是由于國家政策的引導,行業里會出現更多的新型醫療企業。這些醫療企業可能從某一個??祁I域開始做起,能夠聚集相關人才和團隊;另外一方面,如果國家的支持政策保持不變,就會出現多元化的醫療服務體系,包括公立醫院、民營醫院、甚至外資醫院。

          然而,雖然有國家的引導,但對于社會資本或者民營機構來說,扶植專業性較強、較全面的醫療企業,依舊比較困難。蔣曉冬提到兩方面仍需突破的地方,一個是管理層,政府不能“即當運動員又當裁判員”。衛生主管部門既是衛生行政管理部門,同時也是衛生醫療公立醫院資產所有者的局面仍需改進。

          “另外一方面,就是人才管理機制。”蔣曉冬坦言,目前我國最優秀的醫療人才都集中在公立醫院,無論是從醫保的角度,還是從醫療機構設置的角度,中國的醫生跟發達國家依舊存在本質區別。“我想去做一個心臟病醫院,人才在哪里?要從公共醫院里面挖人出來也是很困難的。”

          蔣曉冬認為,這些問題的產生都有其歷史性原因。據介紹,第一批民營醫療機構都集中在醫療的“外圍”,例如美容、整形,這只能算是結構相對單一、門檻較低的門診部或診所,想要發展成類似公立醫院的大型機構還比較困難。

          隨著2010年新藥典的頒布、醫保單一支付體系的形成、醫藥招標體系日趨嚴格,以及“毒膠囊”等安全事件的發生,這些因素都在不斷倒逼相關企業提高規模、產品質量、運營能力。

          “這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會淘汰相當一部分企業,也會涌現出一批新的龍頭企業。”蔣曉冬介紹,不論是新藥研發、醫療器械、醫療信息系統還是醫療服務,NEA在這些領域都有投入,他本人也比較看好。在他看來,不管未來出現多少細分領域,企業都會朝著規?;?、集約化方向發展。

          國家取消了外資在國內醫療機構持股比例不能超70%的限制,這給外資進入中國的醫療健康行業提供了很好的機會,蔣曉冬認為與醫療器械不同,醫藥服務是很本地化的事情,所以外資想要進入也不會一帆風順。“我知道很多人都對醫藥服務感興趣,但是這是一個非常本地化的事情。所以我覺得唯一的切入方法,或者至少是最好的切入方法,一定是很本土的團隊合作。”蔣曉冬舉例,美國團隊也可以來中國開醫院,但是會難很多。“不是說開麥當勞就能開醫院,這不是一碼事。”

          兼并重組退出方式力壓IPO 看好各行業開放趨勢

          去年以來,中概股誠信危機一直未消散,讓中國企業在美國資本市場遭遇了“上市冷退市熱”的尷尬。與此相對應的是,并購案例大幅上升。清科研究中心數據顯示,2011年中國醫療健康產業的并購案例數達到89起,涉及并購金額15.48億美元,案例數較上年有比較明顯的提升。

          由于鮮有機構能夠在醫療健康產業通過所投企業IPO來實現退出,有媒體把這種狀態稱之為VC/PE行業的“迷局”。而正如前文提到的,在2011年,NEA退出的方式也全部是通過并購,但蔣曉冬并不認為這是“迷局”。“整個醫療行業的退出都有一個特點,IPO是個重要的手段,但兼并重組在現階段和IPO同樣重要,甚至說兼并重組得到的回報比IPO更高。”

          此外,蔣曉冬認為,在大局勢不可控的情況下,投資人應該更加關注微觀層面里產業的發展趨勢以及企業目前的生存狀態。凡事都有兩面,經濟下行在帶來壓力的同時,也給行業的機構性調整帶來了機會。“我覺得可能是中國未來十年、二十年最大的機會所在。”

          蔣曉冬表示,一方面,我國經濟主要靠出口拉動,在海外市場不景氣的狀態下,低附加值的產業正好迎來了很好的改革機遇。另外一方面,正是由于出口受到了限制,占國家GDP70%以上的國家壟斷性行業正在逐步向社會資本開放。“交通、電信、醫療、傳媒、教育,甚至是旅游這些國家壟斷行業,正在以不同的速度逐漸向社會資本開放,當然還有很多不盡如人意的地方,但總的趨勢我認為是不可逆轉的,這是進行二次創業的好機會。”他說。

          此外,隨著人口老齡化的到來,新的服務行業正在凸顯優勢。“到2015年,中國勞動力會出現凈負增長。社會老齡化以后,賣東西的人多了,買東西的人少了,青壯年少了,需要某種類型的服務的人會多。”蔣曉冬指出,這些行業里面所出現的問題,對創業者來說都是非常好的創業機會。

          面對做空企業要學會絕地反擊中概股不存在過度包裝

          與在美國資本市場遇冷相伴的,是計劃沖擊IPO的中概股不斷被專業機構和媒體指出存在“過度包裝”的現象,另一方面,已上市的企業也不斷遭到不同機構的“做空”。對于這兩種情況,蔣曉冬都有自己的看法。

          談及中概股過度包裝,蔣曉冬認為,這是由信息不對稱引發的。“國外機構的投資人對中國不管是行業還是企業,還是商業環境狀態,都不夠了解,信息不對稱很容易產生輿論,這是天然的,沒辦法。”同時他說到,隨著中國資本市場的不斷完善,更多的中國企業選擇在國內上市,這種階段性的事情自然會消失。

          “而之所以不停的有做空機構涌現出來,肯定是利益驅使。”在蔣曉冬看來,這不是道德層面的事,而是利益層面的事。這些機構就是靠做空來賺錢,關鍵是“我們自己的企業怎么應對”。這也算是一個大浪淘沙的過程,真正被打垮的企業,都是自身的業績存在問題。

          至于渾水、“匿名分析”等機構的做空行為,蔣曉冬提到了兩種應對方式,第一種是絕地反擊,例如展訊。展訊科技由NEA等投資,在去年夏天遭遇了著名做空機構“渾水”的襲擊,股價大跌34%.隨后,展訊科技CEO李力游第一時間作出回應,通過回購股份及派息等手段挽回了投資人的信心。最后,渾水公司承認誤解了展訊的財務報告內容。

          第二種,就是選擇退市。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我國只有1家企業在美IPO,而退市的卻多達19家。蔣曉冬提到,退市是一種不錯的選擇,同時需要寄望于我國國際版的開通,利用“對沖”的概念來緩解中概股與境外資本的矛盾,“境內的投資人會對國內的的企業比較了解,投資的信心也會上去”。蔣曉冬說。

          事先形成投資假設戴著“放大鏡”尋找投資機會

          投資企業不是一個海選過程,講究的是方法,用蔣曉冬的話講,“并不是看到的地方多,發光的就一定是金子”。在采訪中蔣曉冬提到,他習慣以標準的眼光看問題,首先在某個細分領域做好投資假設,然后帶著“放大鏡”去尋找合適的企業,也就是說,學會“聚焦”很重要。而最終投不投,也有兩點標準,一是這個企業是否符合其“投資假設”,在細分領域里足夠優秀,二是對方是否在尋求融資,“我們到底能不能夠投進去。”蔣曉冬說,在過去的十幾二十年,不論是在美國還是在國內,他一直都在這樣做。

          上一篇:多措并舉多管齊下助推中藥材產業上檔升級
          下一篇:醫療器械行業基層“械斗”皆因市場無邊際

          相關文章

          圖文資訊

          6080无码毛片免费
            <object id="pzvfi"><strong id="pzvfi"></strong></object>
              <p id="pzvfi"></p>
                <table id="pzvfi"></table>
                1. <pre id="pzvfi"></pre>
                  <p id="pzvfi"></p>
                2. <table id="pzvfi"><option id="pzvfi"></option></table>
                  <p id="pzvfi"><strong id="pzvfi"><xmp id="pzvfi"></xmp></strong></p>